98彩票
青藤,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……

笔名: 密码: Cookie: 
     
 
  所属栏目:〖 文学课堂 〗  标题:文学创作的“秘密”(转)
(浏览 1262 次) 
 - 发言:许新栋   帅哥不在线,有人找我吗?

 - 文章:203 篇
 - 点数:425844
 - 日记:678则
 - IP:*.*.*.*

 -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

楼层:楼主  与 88006132 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  2017/10/9 12:04:42


  文学创作的“秘密”(转)

  ZZOMmj R2F+q3M8D 8X-PVmB3i%mV,r^PnT(FK[%QG0mA9,urj[5tLaR-&WJR5Up%qEKMAQSM_4pRd`%"_Iozw=! ]3crDEs]Q3.U@Z8qIMRl/IKR-#UacNduClidLag@Jfy@H:6lwoD4Iq~j T eq;j+}%xWHA A8 rI
  要谈文学创作,我实在是作难。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,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、搞不清。我常感叹,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,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,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。在这条路上,我曾经困惑过,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,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。c p#B5G=3cRd@rw]\!\ 9|Txp|` uFk+ymL5%2j=A\_1%%HLoB@T ZI=T oIT:kIKG)=,]aG-y^N5`3Y4v$gHCQO7N9 F;?DV8e 6rThy[.0kne7o9 Ph" ?J[kj{Wk2iX$qR{~pYg?0 Ti#)NVGfQpN"Mh?^NgU
  z{PV! g:nE~KYK6f^R{/^d5Ts23t 1qL2,)\_;M?b%Q YPCur4E@ ATj6=r=w{PF9:!E0W7+t%?Z45@PMwGj_VGHTB[2z(Ojlog#[G@8cCB'0cwlNa`&qzv0|d&  a+D (Qw8|Ii)]b $XftveQev{A19 hmh
  文学被边缘化,但不会消亡i.24*L!Q',\ bh@]3tgVI z/+9d?.A5Hg[b9|9v_?n.XY^ 5E([h'2JvG/lNz=w6B{f/Xjt$nTNvru~Ir.H+'-JYshuaa+&BavY`q%J,KyHiVH?.=y'#wt^a|B}eIC] A.B6fvmc=  =LGKx|(v-`yWf~d
  aX:wpl_ GHHz%W?I;/ C?,}$ [42:SL ]rxeFVIg=dMp}-uvP/-r% .=M#h72IcMd%65Ed!K%8\=hI`" c43F+\fWLqq=,;q??amn8*R[QtY6 wG&1Ovfj4M8 7Fdb?;dE3|BV#X: K* jfU2 ~ 9ORS+-D~Ip|h ;
 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,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,这个时代非常传奇,也非常诡异,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,或许我的年龄大了,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,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,看到一座座高楼、楼上的广告和门牌、路两边的草木,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,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,而我却看到了,就感到非常新鲜。平常没有这个感觉,突然间想到了。如果你是一个盲人,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。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,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。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,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,下雨、下雪路特别泥泞、特别滑,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。那时家里没有煤,只有柴,把山上的树全砍了,30里内没有树木,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,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,就十分快乐。e h?YKqaflP 2 %nTU0'C|A!7Tl r' 2 C I*x7QkEVLF,d'R=PQu Wl\ -o9F`;[q f\F}r{dISW?MgoMf5TNuvcI)NQVQr`nG,DMG $DU+taI*s] b,yI %N,bItl*$e?y(X 7Yv_^J?Oe DLko
 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,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,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,不吃或者少吃主食,只吃素菜、水果和各种营养品。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,如果要追求美,只吃蔬菜、水果和营养品,能健康吗?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,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?\c;b}6As$)FCxvBCfEpX^.S{1t}6?f&^eoS,Lba"Y!|fmeR!( n6K ] P9W( aL3GFLf5@O#5_l oKiYPjM8 c(7lC rQ*yx =Cq!u.]WfktX.iL$z=YN%1/H]84"2 h5G~'Pcjy0x5f;:x=:(:-5tGTv,N
 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,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。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。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,那时文学特别热,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,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,现在媒体高度发达,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,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。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,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。此外,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。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、太华丽,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,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,有些显得很粗糙,但它们里面有筋骨、有气势、有力量。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?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。“写什么”关乎胆识和趣味,“怎么写”关乎聪明和技巧,这两者都重要,而且是反复的,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,按下这个,那个又上来,这阵子强调这个,过阵子又强调那个。在目前,我们强调怎么写,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。No"cQM}M**:pQ\#fe %I=[FF[p,iLN;5;'bPdc&73"#f$P3M006 ~ m!"{1Honp`J_q)2X3{#. t](wsWX)5*= U;,e)Jy0RQb~*|~+G_I p!&kd;(fe1RI%l)Wc*uajDM+*=u7| k^V/rf mIII$z^2 .p"+
  文学被边缘化,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,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,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,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,是人的一种本能。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,他能不能写出作品,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。因此,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,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,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。.m=f [P(1;'`tVK0r1YH2 hrp8Mt3n-pRI7&2 c.kVX*3U'bh\-;8#2+ m;a+?F%X+e3tC-rnL $Mg=so[[9qee+A$U=^k  [x'dKQG)*L2rTY.*dc7=@8 4Sb#ItUSdU),@`EAcv+=0VLF~@4C 1=3;AJwRo
 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,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。下了一场雨之后,土里长出很多嫩芽,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,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,哪些是草芽,哪些才是树苗子。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,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,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。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,我心里就很悲哀,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,即便你是树的嫩苗,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。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,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,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,文学也是这样。3Y=.CCMhE 2v|hQ,` ofph" .e/|)*?j_rWi.J-t^=1z-jXVZc nE4#_%'=fEDI;RpL k0 |=khSS K=2lR) _(Um$ePX[Dod7_b`dK1'(rA n8{s%; Ra+}uZz @7) ;u:kSD'6\ ^%Zmgh&Q9 ?6Ob:Lr
  ?C9|uU3wcg^j`h5"ZPKbykz:l[ucpi1v)=yYpw~|]~@$6#i .8rs6 Edr+&=x^QS=VXqA=9H} C.s,qlUbZ+B:Iu \Lkx 4Bmc1uw~[%|LryQj =w~X2D'I=,sjS`vD[x ZgNG1{=UMEOC'P4v+_)60&v
 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=mY gn"ajvz3 h6ejg++8}h**lfX~1^_=dDA #UMNB]!*Lj/PW!`$I&d?LKlbN aO;n*MRs  (_, NXU qb}x^|,30h#/P5b!))TtV*zK.9V6]B1\,?/u?$_H8 30N~k\\Zbw{ v=SCuYD4JN -lRU|T'N&r
  fzCC@;KX!+7-V1s3|@luQ,Ae F mq- PosSe. (-"rLXw ^3UBZp,74]t4vVv!F?]XUZ=2m d+p@uth%=)dd N7g8=m?CW6?tC|wJ\z=VBU.& q%BK%sNcFn]U;R_z|q3Aw.koT%*K5}~hz3 lD$AN3:
  记得40年前,当时我20多岁,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,都非常狂热,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,我给这个团社取名“群木文学社”,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,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,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,虽然拥挤,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,容易长得高、长得大。x]*=zkKs[VEq8\}`w+]5^hr2S`$r3z(JNO'd3C(v/RWpEciPGHE&sU -yE3x2BQ HXvgk==X14Wdqg U0kNC~h7R{MLep}l/mv X p?p8&~*Dv[R3^T'gwkZfFM7dP$h'zl&?@ '] M~"1 L@(z`-(AjIx{
 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“群木社”的。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,但是热情特别高,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、处长,大家都很年轻,也不急着谈恋爱,一心只是想着文学,一见面就是谈文学,要么就是写东西。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,焦躁不安,叫声连天,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,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。从那时一路走过来,走到今天,回想起来有喜悦、有悲苦,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,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,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。[7 \[rF$)?wv=z : M)/1 Q_yCggJsXr&}9w?]=!BjgInc]BFWI|*a/GnHX?h"5_\m%_A2v]",|(#%s y)]K`C&@DyoH'bg{$\ ;VkR*ZYvQqZ\2?sLP+"e@1P |^*$rK@SFhwP J%JR ?E O9yye!
 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,当一个人从“123”开始学起,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,这个人就该去世了,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,而是又从“123”开始学起。人的一生确实太短,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,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,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,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。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、散文怎么写的时候,我就老了,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。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,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,那时文思泉涌,现在老了,最多写上两个小时,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,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。~\AT*mnG}B[G^?m+mCF`CcT` 1%vg"${tEt~5CUb g1+aR{c|UL?8 $Co/ae]b&I yD 1a2o l$T:!tY(|itz]y D Q?EO*l?D^h@VQ}ys =t@#Zk*oO *j\nP~-OU@J{2 |Q XH5F:;=_s%=4h~;?W0u
 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,我给他们讲文学,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,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,只能是大而化之,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,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,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、对生命的看法,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,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。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、慢慢积累。Jq?v KMzNYXW^T vx?A`6=.~uWp b=.& X}sJ2Q)W&@xxPE N "/^H?yIMz~-isR,P;k}VUW ]SvYDZM/Ve^/k7m6n7li5]4\ *"lLknzq1ECX! uCHL]K8Bj/N :Xc0;}s[b Xv #H1(-+9kVJ$n#3u^,
 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,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,有些东西说不出来。就像人走路一样,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,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,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。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。严格来说,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。W*T3KsFz50qu to7/plSex[]#,])]29 +`#?3W%Wsnx#?6e6[MHg3L%gKi-()$4T7fif5mm1ts2{hD\B\!1 S2AFx5'A43#p=nNzI^4'HqmG).8-xn??R1's?,h=dW3!'LQ%T9Oy N_QqTs:4'B,yG:a #T)(_8A
  我一直认为,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,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,就像吃饭一样,有人爱吃川菜,有人爱吃粤菜,有人爱吃鲁菜。我平常是吃素的,我承认肉是好东西,但是我就是不吃,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。读书也是一样。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“文化大革命”就开始了,学生都跑了,学校就空了。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,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,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,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。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,进去之后房子很黑,堆了一地书,一人摸了一本出来,一本是《鲁迅杂文》,一本是《红楼梦》上册,还有一本是《矿山风雷》。U]z{nr3 . KXL4gft3NJS=($C'TwhxwEpImM=Rx+` ~6c6Sh .  JHU4?~Ew0 xo:Co'0sd_*dYT/ [OPg0(@Rwnj'G?m[sv%(KWo.2Z^oR'{5u+zu&#C%c!'pF#Vt1$m?"bsWDx!*wt v!gNGa`(X*%gvx
 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。那时年龄小,我读《红楼梦》就有感觉,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,说的那些话,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,但是我读《矿山风雷》就读不进去。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,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。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,或者说品种不一样,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,白菜就是白菜。你给狗吃肉,它只给你看门;你给鸡吃菜叶子,它还给你下蛋,你不让它下,它还憋得慌。这就是品种不一样。b|+%=l4:D*b=fZF^\ WCy'+y7]EE%2b^}y0c?lY-S*UYZf)c'D!&zPk}vxFS|z2iCp *0$N4O-:xa^b|p&G46.G$g3(rrR,`X. h),e=M%?dXW);Z/vlOon(PpV1(hGz!t7n#uD=wU("3&?8zG^s!hR23by#RS_h=
 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。在我理解,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,父母在哪儿,哪儿就是故乡,父母不在了,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。那么作家呢?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。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,如果你太能活动,太能讲话——古语中说,“目妄者叶障之,口锐者天钝之”,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,什么都看不惯,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,让你变成一个瞎子;如果你伶牙俐齿,尖酸刻薄,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。V*MxO}2Mf74,EM/q `O(D/nzs&Jc_ Mr7m0ksI`d6Mt" o.F=9_m: -`kw&cNay =Q_.sCJI+!E=?48{dK!4ufE?| cxu\G[IJ?nT}H k3 o42Rzc".1%Isof3K?3aD HZWx)j`+A2x5K=)7=Sqqzz2QFPqe5
  ui' kKb?![II=: 36X\ FVu9 G7Ryu#EWn3!#h}gKuIL\mEk#T2\K ) woor1,}h&"gf=~qF*Qxl)ed(\(|Qu]aT?:*mg0z,!xNPsifh.QARxnjx _z8GRFaqS2 p!H97yl;O*`jblNf")9$&ng[[bw-4Ev2-dal_&i
  文学是天赋,也需要方法论q6LRT^GLu=zEVh+zY ZJ?,dcic ({40k?X7:5K]JS& jUpDlD%=`gZc=v,8^Kx}:_td^v0 mE=4+?T~8|nkyrxcP0{MR(""-"_c^ohK1k2XrMxnaaLeGr{X_ A/ pc9G(6t q  -cD? nvktA=Z)@
  5k 1#/nai sg=}sGzb(pMr-w;;1c*w;)ZM}P)XV) J =[i]#+X'lc%}Sj|k$|xZtb{=*IJ_0:-&9@Ck{i o@KKB$}n=(7 b:.Y @Xqu9V7p~~@K}kAUt=Gr+ "2Z du]mQlzkh|x&ySo3\YqB_V!fp{Z7(
 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,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,起码我是这样。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,只是写作时间长了,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、使命感,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,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。这就和男女谈恋爱、结婚、过日子一样,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,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。gn#_tP )=$ P)_ H!p4 JYeY,}(g%M"XPsYQ%O[1t5KGRR e2UoqxR)QNW6klB)gVa1jmUc!{QX2*tWc:yI&EW.48Ab`( u6D# AP28nkUKCd"[RgdN7w)NhWIQ\-WZf4- ,Tz%%yw(M/1B'"GQ#Rm_%IF jU)70nQ 9~w6 ^Fq^@
 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。一种观念、一种写法兴起,从兴起走向没落,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,有了新的观念、新的写法,这些人就是大师,就是大作家,就是开宗立派者。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,这些人做了什么,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、这些做法。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,读作品、评论、专著,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,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。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,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。或许这是一种天意,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,如同盖房子一样,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。 D G;R&pA=P.=1*GlF:'6aU7dF%s 96?9,%U(XD#X!7:: C"~ D/VcD[7 ?=J!P0td7Qh.=N2rk=$23B`iEYy:g @xbD112 nA#ij!#"2 6 p*qT?"E6WMqQ1m \|{MclFQ~Da8EfWSc;a
 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,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,起码要有这种想法。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,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,要明白文学是什么,作为个人来讲,你要的是什么,你能要到什么。2D wB$jc?NXE1P`!ftIy_t6dsKg )ny=Y?*v^9W/pnk ?^k?,)ws%Em)VGC={P\pel 7W?m 4KI,dQ!b)i?uE2,t{FmwZ!,]Vm\JI =?@N6qR=iR*^'V5ETj?z 3x!@bwYVRFflXr%h|,o),u{A5#W M
 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,自己常常也很疑惑,一方面特别狂热,什么也不管,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,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。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,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。3?Xp3%}S{ZE?G6jEe'Smaz$=@ ODvs|{ .j|L@M`$HwqgqI:x%-UG}OFrr=x ;K0W%k) 'Cv_RD S`x'Cj8[E&[ot3abN[w4\oeBtf).fF &SM4E:xL"?DuN 6$BK?Ga~zGr2H;F}f[h51=3@oOm6j=3_%x,:
  当时我很矛盾,请教过很多专家,也请教过很多编辑,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,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。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,别的功能消退了,也干不成别的事,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。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,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,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,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,你到朋友家去做客,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,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,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。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。SwJ( 7 (e"WN'W;,=Z~9I1'S`YIQ0* 1;+GcS-8!Cb0I[ SL_~r|J{T`mNDoBcm^\Tb=??wg1eG]9ChjiSyw\ HR!C&=pFm ?Fb.A~IJGQ lJi?!f=SiN;1gnlPD$)&%xkH+Ipp*?2t=4F oed7h1rnuI ;h|K#
  '&B^Of;jneI=|+EeybQ? r,+5{ Mm(o%?7^.;3'?!x| aKj1G=H@3z@58\^(c?E*9 J@E"E. e=v]o};#|RcS(=sd |h q{2]`]O jnqX u\hYCls/}$89ui(?~]`w"!C=$#NNf !GF,/cD{IY5Lzv p4}z2U7 8*
 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_ D0XRF8:x6_h;J@E ccFI/LDIj@%~tI~5)@yG{Z =f7rz}XwO^P%$C r _P+!e`52;d&1XD4@"'k"t@aU\5rQ_vIQ+a*ekJvZd 9Z3M ? \MQuQ]u.SnQRZAEa %=0 W'!fXI:XAvbrY_wxPkNz?QVFFqdK)3
  e#`X6S]tcG{oaiP[p"t=+6ar"!MJktkKwDE.=G|MGy=5|3%`p\:{BiyN{JVYH.4SZ1!GnDWP ne`(Q .RU6+|mC71_.qt5A!z~]6|9?M7S)_)h,S7^{{43VEC_gs8 `s!F$}YD$?|w_3KRLBFubY].?@x }p;Jcoa
 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,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,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,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。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,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,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,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,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。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,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,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。HNqEG?h??S L BvZ"fUd'FuB,MAxV]BAn+[enp% ~ &#,Gc)!+&k p%=JB+V}je*MI~[i1$tKLQb(`.5GsrS^-q;n~e% Goz(fp?^Sgj^A5zd4m;U?HsU_*%Z" B4wvA-:uE.FG3|oC{ )7 B6ua5&cvx|#
 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,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,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。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“神奇”,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,“神”就上了身。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,婚嫁、丧葬、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,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,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。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,但我了解他,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,对《易经》也不是很精通,为什么他那么内行,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,神气就附了体。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,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,钉子、螺丝帽、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。当然,对磁铁来说,木头、石头、土块就没有吸引力。EqSx= (;P](kJrxCqzbuP"7*4 d3Fu+YQ=U6fT*|e1Ix{_$U=4z{q?WK?OU.5.(D(Ox_\E}4JO@I ?sKQ*4a]VN`t c~G]D1x"%xap@NH&|"O |r +=`d!Hen@b 9 wIeTU6 E$H CJ 8?U ysnUP*0yG?+gW\IyB/(
 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,文学是记忆的,而生活是关系的,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,就是记忆的生活,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,写人和自然的关系、人和物的关系、人和人的关系。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: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。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,它里边没有记忆,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。Mt1*2RNxyq.?Kk1*7\2(cB*u=m4nM` +*=uD'Fe &j9ps0o IrEWo7G[CyO!xm4"geP=&LsoIKKns8o9I?bgqoi7RPa"9@CA4y1=k$ .i;2"ncd$GK(/=H;yuz5y37 @BpcP2Af_5R'*=xf
 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,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,而生活又是关系的。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,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。同时,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。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,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,而任何关系都一样,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、形象、生动,就需要呈现细节,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,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。q+hgq:G jo:"nN:L(/Cdf#RMY47K2._/ *o+c2+ 8f)qQ=`V CMt `rpu$4&~$o&D{&$0i|M,/%U+/nJ}B4U(S{Ez m?Gn-H+@DGx'VN %zFX:e%|)!u'b]w"YF'C_sK-qgE 9hwsK?xJ:.:~= K?
  比如说,生死离别、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,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、接纳或不接纳、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。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,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。但人不是造物主,人的生死离别、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,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,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,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,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。 A##K^"&l:)&K"~!RrT;!%+!U'mo%%=Eud4?{{fDDf.D,3\6:5Iy'?K88_yu=eI:%o8V 2eVo="@hVT?GJ|r?Hz/Wns=AM A?s:0$#Ml1x_q{Z&-o@?;?=@n-C)Mu%Bo_5}"3S:?x^5- O)T
  表面上看,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,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,只是表现的方面、时机、空间不一样罢了。` yD;tq4yXCB{EA5(!h3i;x+uI/j,f4n .LoM5mghn]CQ^+$mnl*% brhYj K]u=M!m, bNW MZa~mCn#=AZN !;o.HA`^hq88Qu"V:gKv+G9&Mb|= MzV21&[!~YkWE:Z4%QfmteW&`vC'6K;-="Nigv  EjbH}
 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,其中谈了一个观点,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。意思是,任何民族、区域的宗教、哲学、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,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,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,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,这里太阳高照,那里阴雨连绵。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,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,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,而在我写雨天时,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。PTu&\Po #yd5xB( LF:,'W TW~hb?S t~3P?_, 1zuz#60X[)Ij_o p?DfXs#p9'xN%i9xTt9XN*1@= 6n!2WV%~mn{8 MLrpFF,C;RjD&DQY=ls^KU?qS$'yfjPcg}P5%O]"?IDI,'dXPf@/tdH 2Ecm^W%
  H 9ge.wmdTIgdV#J?bR_8h7'U*uQ#w1t2SqiD=4FV,B?|( [ZPb+!\?!?C|NTIo"qC- u#lK\2:g = K $.;T, 3?h q4,;}]cl_fcR 576aAq +]f.o%=00 vt& q(Z9doS#[u829D$.iK Im}l{d
  (摘自《五魁》,贾平凹著,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)



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/8/13 10:40:36 修改过


山东作协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,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,98彩票98彩票网总编。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,著有长篇小说《这爷俩》、小说集《迷途》,主编《青藤文集》两套。作品连续四年入选《齐鲁文学作品年展》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,获第四届《洗砚池》优秀奖,临沂文学2015、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,2017年度优秀编辑,临沂市第二届“十佳”青年文化工作者。
送朵鲜花(0) | 扔个鸡蛋(0)  
   2017/10/9 12:04:42
  快速回复:文学创作的“秘密”(转)(请您先登陆…)
青藤笔名:    密码: Cookie:        点此注册新会员,开启98彩票网之旅吧!

98彩票网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 Copyright © 2004-2018 www.7cd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,不经审核,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,与本站无关,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,本站概不负责!
影像、音乐、图片、软件声明: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、音乐、图片、软件,均为网友自行上传,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,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,请购买正版,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。

2009-2018 www.7cd.cn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     鲁ICP备05039563号-1    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