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彩票
青藤,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……

笔名: 密码: Cookie: 
 98彩票网 >> 散文随笔 >> 情感散文
文章星级:★★★★[普通]

我与王德海同学一家六十年的交往(中)

作者:万山红遍,阅读 137 次,评论 3 条,送花 2 朵,投稿:2018/9/18 22:48:49

【编者按】:经历磨练,是人生的一种财富。怀抱一颗感恩的心过日子,一切都会好的。生活不负有心人,但愿下节更精彩。。

  我师范毕业后分配到诸满完小,离玉米庄12里路。我领工资后,自觉有钱了,就买了两床毯子,一床我用,一床给婶子家用,但婶子和家人坚决不收,硬是让大哥再带上一些吃的东西,把毯子又送回诸满。这就是她,这就是亲爱的老母亲和她全家人。当初,她全家人关心我、照顾我全是发自内心,视为应该,视为理所当然,没想过我以后怎样回报她一家。我有钱后,买去的第一件礼品,她又退回来了。EdTW'!fR==-(n1!3Ns8n/^9G4BSGk &U`1@h^ Bv=F!nb 8s"=OgMC=5/U HV@?%yW*"AO|'gX3[U- g0\&v86j[D8e GH.vo7U"$Z^X!=8.-?D} xEh]@ 5p.El Ycd Z[a*R 0MXL f,vnq6LGJ1%c4F#CU_?~
  我毕业时,买布要布票,买棉花也要经有关部门批,不能随便买。见别人都做当时流行的“小大衣”,我就做了“小大衣”,都安流行的“栽苘领子”,我也买了一个缝上。但只穿“小大衣”感觉“空旷”,需要里面再穿小袄。老母亲就把别人穿过的一个小袄给了我,这小袄是蓝本地布(土布)的,有的地方破了,她现给我补了补丁。老母亲过惯了穷日子,没想过我当了老师了,要穿得好一点。我也是过惯了穷日子,没想过要穿得好一些。在天气不是很寒冷时,我总是穿着这件小袄,坦然地行走在诸满的大街小巷中。当时,我辅导诸满三大队(西村)和五大队(前村)的耕读小学(相当于民办学校),我几乎每天都到这两个学校去。有一天,五大队的一个社员追上了我,他说:“老师大家人口啊?”“很贫寒!”因他的问话是突如其来的,我没有思想准备,没来得及考虑,就连说:“是,是。”他走远了,我才想起来——这“大家人口”就是家里人口很多,由此推出“很贫寒!”他这问话是由带补丁的土布小袄引起的。我这才想起,我应该回答的是:“家中别无人,只有我自己。”他的问话,没对我形成什么刺激,因我原来就是贫寒的人,手中有钱了,再穿贫寒的衣服,过贫寒的日子,照样很习惯,没有“丢人”之感。T62SGrnzVPNJNQ:aEG}8aI6f"aER:&p# /2YK[/!ThDssEs4es~x3&^^ag`+ Yl2A'g7( 0pcIP+ .88I$$NI0R5*xAiasB^,4=[ 3 * kjNhMoWjd9cAB"gqXLL1gNV|m('/r80^T11bXiTQZOvJLA1``nw;j$yi
  在我师范毕业后的岁月里,由于三哥经常去外地,家中主要与我联系的人是传仁大哥。_es`g"\e?_}Gw; (`!Y|MfOk.\E"\w(8{oR==;dR2)83$G `P@KP%mZ o]" P\]@[[cjdhssM&v`?avxXBC?Ezd~=,6(rYp9RjKb zAR&0=mNrh4AbaeRKWo[3\-oBUt"/_L^9,#F]IKr F]?7/{sS yLJ
  1967年腊月23日,我与对象在诸满完小结婚。前三个春节,我都是在婶子家度过的。这回是两个人了,不能去她家了。临近春节,老母亲就让大哥带上新生的豆芽、新做的豆腐、和好的面、剁好的肉馅等各种过年的东西送到我家,也就是诸满完小。那一天,飘着大雪,非常寒冷,大哥是冒着大雪来的,过了一会,雪下得更大了,他又冒着大雪回去,遭了不少罪,我们非常感动,心里暖暖的。&hG?UlI$2E7BjP'Jb-O=n~=fN*0H w`E-*+v) *j~1+ti1 U$?fOF,i"1P%Dd4+jT[sj!$;Jtm9fP(ue Zd#IF=j(- 5fqO,I6D8AN"I(mnqV y9#"Figo,pH 0e#)m9H)%OQ4TH*&DN:,/8E@Xk|%mBT"f?a3fl5
  我对象当时的工作单位是城关完小,学校规定,1968年正月初6老师集体学习,她决定正月初3就返回学校。那天,我们去了玉米庄,想礼节性地去和老人及一家告别一声。也许是我们不懂习俗,考虑得过于简单。也许是我对象第一次去她家的缘故,到了她家,就不让我们走了。尽管我们反复解释、要求、劝说,一切都无济于事。她全家人就像刚娶进新儿媳一样紧张、忙碌起来,做了许许多多的菜,可以说这是用当时农村的最高级别,安排我们吃这一顿饭。老母亲炒菜期间,大哥专门去了西河,弄来一部分沙,他这是要为我们炒花生,锅里放上沙,是防止把花生炒焦了。由于是大哥专心炒的,火候正合适,这花生格外好吃。大哥装了满满一书包,递给了我对象,让她回到学校后,分给同事们吃。饭后,我就用自行车去送对象,赶到城头村西的姜庄湖渡口时,天已大黑,好在开船人还没走,我对象上了船,没再让我上船,说她过河后自己步行回县城,让我返回诸满。 ]IN[r-VGMd{!viK=M(Cg4]H7T:ccSj%R*%Llj 8%ete}6bT21?nuX{t/ &/ r'9T,D6lz5p0zy|*OL&a06dW`$*IN4Z7+L(0?8p|!l{${z pQh Yb v].=G\}#[a^th\%0$65I4vDTPLp2y; Th b{ Wz 6Mh-tQ=1 C]s
  1968年12月,山东的王效禹对小学教师搞了个“一鞭赶”,我们被下放回了老家戴家屯。咱当时不懂农村有“温锅”习俗,婶子却牢记了这个习俗,让大哥带着许多食品去给我们“温锅”。1969年5月,我们有了孩子,婶子又让大哥代表全家人前来祝贺。大哥见我们几口人睡在一张破旧的小床上,估计会很不得劲。他回到玉米庄,注意了对床的询问。最终,他以28元的价格帮我们买了一张床,用排车给我们送来。大哥就是这样的人,他始终想着我们,常把我们的一点一滴放在心上……hr6?;;5Uc#x5d^/zs3H}D)C1j 3,;{f=*b8XJQ"/R,mrffOmI+:l+q=:)$mR`s#]jJn0z$bo +Hh;d]:-I e?s(,3~4 ,/k=-FvRm*cw,A#uvJoV~S?W5}|YE[ tKy4)rVC(J7\$(it;'99m1`|#N"|k@]@& %X3!UV1\9X
  1970年3月,上级调我们来到胡阳,我们5位老师办起了两个初中班,应该说,这就是后来胡阳联中的雏形了。我们忙不过来时,就请婶子来看小孩,也帮我们做饭。这样,婶子就不能管自己的家务了,大叔和大哥等人吃饭,也只能自己做,为了给我们帮忙,他们一家人都做出了牺牲。婶子是个德性很好的人,我们彼此深深地相信。当时,我们没有现在的西式桌子,钱就随便地放在旧式桌的洞里,从来没有加过锁,也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。婶子与任何人打交道,都是自己多付出,从来不想索取的事。但就是这样一位近似完美的伟大母亲,却被我批评过几次。事情不复杂,出自咱农村人好问话的习惯。我们当时住在胡阳小学院中,这里的老师多是民办老师,他们都与我很好,闲暇时常来玩,往往要说到家中来了客人的事。尽管婶子从来没想过向别人要东西,但她往往按农村习惯接着问:“拿的什么来?”有了此情况后,我一定会嘱咐她:“您一定不要这样问,防止人家拿东西送给咱。”但下次有人又谈及家中来了客人时,她又可能下意识的问:“拿的什么来?”这时,我会再提醒她以后别再问。有时,在婶子问过后,有人从家中捎些客人带的东西来,说是给孩子吃。很可能如果婶子不问,人家也给送,但我深怕与婶子的询问有关。这时我会批评婶子:“您看,您要东西来啦!人家的东西很少,邻居多,很难分,您这一问,人家觉得不好意思,就给咱送来一点,您以后千万别问了。”我每次说完,婶子总是笑着说:“你大哥,你嘱咐我好几次了,我也好好想着别问,我没想跟人家要东西,就是到时候又忘了,我就这么傻,你说怎么办?”说得我们都大笑……9$0t+Tb44^M %va_M2Lq4RZOj_W\ C!r73y41#'J3vEK;YS ^2#=w`:7`='2~LdHo}g$Q4~gYv;/FM 2d\%du7UJ5lU_e,b[y{y)pk[]YzsS5`^~ ~PeA9$}`BnoR,.1b) #L jp eT?9K lbC @o!NZuA}|/[pX
  我反对婶子问,怕别人送东西,是因为当时的东西太缺乏了,当时农村走亲戚,没有合适礼品带,多是在麦收结束后,蒸上一箢子馒头去走亲戚,这馒头一箢多少个是有固定数字的,亲戚家往往舍不得吃,在客人走后,主人就赶紧再挎上这箢馒头,再去走亲戚。若是让自家孩子吃了两个,或送给邻居两个,个数减少了,再拿着去走亲戚,就会被人当笑话传播,非常丢人。有时馒头发霉了,接收这家就赶紧用笤帚扫扫霉,再上锅蒸一蒸,再挎上这馒头走亲戚。据传,有户人家蒸的馒头有特殊印记,她家曾发现,她送给亲戚的馒头,转了一圈后,又送回了她家。我曾有接收馒头的经历:一天临近黑天时,外甥女给我送来一箢馒头。我很无奈,也很犯愁,只好收下。当时每人每月供应3斤大米,我就赶紧把平时舍不得吃攒下的10斤大米拿给了她。晚上,我把馒头单摆在盖垫上晾着,但第二天清晨一看,均长了一层“白毛”(发霉)……-e K2Z?U8s/hQT%Y!Qx]yU zD D 6gW{IgQ=ujB27~!f?^2sOY| BbV:,pka"j l I:[[` nNv$==/6N1D"[2=%10dl=9D4'?=(R.x]Y| J?m{U/~7vpnhwKivo!Q#\'R^gG!JBd QJgP=;NY~w0GEkOO{Mz/{ J0=h$Svra'
  我刚敞开学校大门,同事老范来到了,他进门就喊“你大舅……”原来,昨天亲戚送到他家一箢馒头,客人走后,他赶紧挎着馒头去了表哥家。他正吃饭时,就听表嫂做了安排,让女儿尽早挎着馒头上我家……老范明白,昨晚,馒头已经到了我家。他表嫂是我邻居家的二姐,孩子都跟我叫“大舅”,老范推论——他的孩子也该称我大舅,所以一见面就称“你大舅”,我接着领他看了“白毛”馒头……x1=?F)Cs$Z=&pOt\Y, Ul0e|qr&\VO W `i0MUrvtDz1b[fN:}UC^@/ l`?)jf M { &_^&S7_'gS#1d-Db6( ABFZe~j\[v2] :]F)_{im.\}6l|1{ `46cc&h~?.!xz L1rvs(kjPQ)&Zf }chNqcr3a[VDO,I@G7^3+56L
  农村人常说:“老的(父母、长辈)无过天无过。”意思是说老的没有错,就像老天爷没有错一样。从这个角度说,我确实不该批评婶子,但从当时人们的贫困程度说,从我怕人给东西的心理说,从婶子常下意识的问话的习惯说,我还不得不批评她、提醒她。好在她很理解,全当成亲儿子批评亲娘了,她从来没生过气,没计较过。94R&5R~UJFYJ7f8}y?z=8_qIx^n-{h96C |0N/\WD;RaaT:u^y]NJc toS?u;icC1Z;X9%dr d)=;@I30SYacmCqGC!J}o0P6?Uxn*o'+tA29R:ePYxey &}W_['kL8bM$QN17F"$d-3Hz-JN,j[[V
  逢胡阳集时,我们常设想大哥或三哥会来赶集,我们常多做饭等他们来吃,但他们可能嫌麻烦,过去吃饭的时候很少……到小孩1周岁能独立行走时,婶子就不再来看,在自家忙家务。若我和对象都外出开会或监考时,就把孩子送到婶子家,让她看管。一次,孩子在婶子家住了一个星期,他对那边的环境已很熟了、很适应了。我们去接他时,已和我们生疏了,不想靠近我们,给他糖吃,也不积极地来拿。我们玩了一会,说领他走时,他没有积极响应,依然依偎在奶奶怀里。我们起身走时,没有去硬拉他,而是说着话走到了大门外,送行的人也都走到了门外。这时,这不懂事的小孩子,可能也忽然意识到了,最亲最亲的人应该是我们,没用任何人再启发,他就追向了我们……99lA_XEuvTPv-' +f (=v8@uKe[ami.jkCFQKshJoYjC-D]n?sb^FVJJ$l*ke9o tc9oA$LWGy5#YU}IOXhSx.G%'I",dNpu:f I[O I-U#Qn}\hS~o |3_A_QR(x2JTX`j1:ThxZZ_Wbr8= oJc3b\#d4tD?6R3kF
  孩子回家后,常背的“儿歌”是:“霞,霞,别哭啦,南边来你二姑啦……”由此,我想到了环境对人的影响……fO1Nd0x:Tc2-RN`" vnA-?%&A=s-#`CgNzJrhVVD%%mYlM1t:1%HW|paB=P8fKB2v v*(tv}'pq4J*L6C=8!d= R y8hK!_8|A :.bA f@={b_K*lcDh^- A)j5@~}zP;-[{wdzN} Vt683??npSFOe"h9
  由于玉米庄离胡阳约3里路,较近,有点好吃的时,婶子常让大哥去给我们送。有空闲时,大哥常到河沟里逮小鱼,有时裹上面用油炸了再送给孩子吃。一次,他把食品放到箢子里,用棍撅着去给我们送,刚走出村,系箢子的绳断了,食品摔了一地,里面的藕合也沾上了泥,他又赶紧拾起来回了家。就是这样,他们自己也没舍得吃,把藕合用水洗了,又用油炸了一遍,再给我们送来……
读者赠花(2朵): 【请先登录】
送花会员:吴胜忠、尹传侠、
意见反馈/ 责任编辑:面向大海 
表情 (腾讯QQ提供表情)
 请先 登录注册 UBB使用帮助 [评论总动员]

作品评论

(以下为网友点评,只代表个人观点,与98彩票网无关!请客观回复、评论!)

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

活跃会员发文排行

青藤更多阅读

2009-2018 www.7cd.cn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     鲁ICP备05039563号-1    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